早上陈威闲着沒事就来到三姨妈曾绣怜的公司,该公司有10层楼,总经理室和董事长都在最顶层。当陈威乘着电梯来到三姨妈的总经理室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喘息声。于是陈威一时好奇心起,一步一步慢慢地往锁缝里窥视,只见三姨妈正躺在桌子上,上衣钮子全解开了,红色的胸罩推到了乳房上面,裙子也捲了起来。一条雪白的长腿在张西强的肩膀上正用力的伸直,五个粉红的小脚趾用力的弯着,双腿大大的张开着,两个雪白的大奶子左右上下的摇晃;原来是三姨妈公司的董事长张西强趴在她身上,屁股正一上一下用力的肏着三姨妈,而三姨妈则淫荡的配合着张西强的抽肏,上下挺着屁股,口中不停地淫叫着︰“好爽啊,快肏┅┅ 喔┅好哥哥┅┅啊┅┅我大鸡巴的┅┅啊┅┅你的鸡巴肏妹妹的浪屄爽死了 ┅┅”三姨妈的臀部正用力的往上顶,整个浪屄里的嫩肉就像怕失去鸡巴般,死命夹着张西强的鸡巴。而张西强的双手把着三姨妈的胯部,下身加大抽肏的力度,强烈的刺激让三姨妈牙都轻轻的咬了起来,不停的轻吸着气,发出“嘶嘶”的声音,圆滑滑的屁股更是不停的颤抖,两腿抬的高高的。
“小骚货,还挺紧的嘛,看不出你生过两个小孩,我的鸡巴够大吧?”张西强一边说着一边大力的抽肏着,同时双手已经伸到三姨妈的胸前,玩弄着那一对坚挺的大奶子。
陈威做梦也沒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三姨妈和別人的男人赤裸裸的做爱场面,当场看得目瞪口呆。
三姨妈的双手紧紧抱住张西强的屁股用力往下按,臀部更不停的往上顶着扭动,好让肏在自己浪屄里的大鸡巴,能更快的肏着骚痒的屄。
“我的好丈夫┅┅你的┅┅大鸡巴┅┅肏得我好爽┅┅要你┅┅天天┅┅肏我┅┅强哥┅┅好好的┅┅肏┅┅用力的肏┅┅啊┅┅爽死了┅┅”
在感受到三姨妈浪屄里的嫩肉死命夹着的快感,张西强更加兴奋的用双手抱着三姨妈的屁股,奋力的往下勐肏着。
“怜妹┅┅哥哥这样肏你┅爽不爽┅┅哥哥的┅┅鸡巴┅┅大不大┅┅怜怜的浪屄┅┅好紧┅┅好美喔┅┅我的鸡巴┅┅被夹的好爽┅┅啊┅┅”
“啊┅┅用力┅┅啊┅┅嗯┅┅”三姨妈的头髮散开,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晃动,粉红的小乳头正被张西强含在嘴里,粗大的阴茎在她双腿间有力的撞击着。
“噢┅┅哎┅┅呀┅┅嗯┅┅”三姨妈轻咬着嘴唇,半闭着眼睛,轻声的呻叫着。
在门外偷看的陈威,右手紧抓暴胀的大鸡巴,全神灌注的注视着桌上激烈肏屄的场面,这个强烈的震撼,紧紧的慑住他的心神,毕竟那种肏屄镜头对他来说,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过了十多分钟,张西强已经满头大汗的趴在了三姨妈的身上,稍微停顿一会儿,以免过早射精。
“喔┅┅强哥┅┅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大鸡巴┅┅比我丈夫的还大┅┅肏死我了┅┅”三姨妈呻吟着。
抱紧张西强的屁股,三姨妈的肥臀继续疯狂地往上顶,勐烈的摇头享受着快感。
这时张西强更加用力地抽动起来,三姨妈快乐地呻吟着︰“哦┅┅哦┅┅哦哦┅┅哦┅┅哦┅┅好┅┅好┅┅哦哦┅┅肏我┅┅肏我┅┅哦┅┅哦┅┅啊┅┅ 啊┅┅啊啊┅┅啊┅┅哦┅┅哦┅┅哦┅┅肏┅┅肏死妹妹了┅┅哦哦┅┅哦┅┅啊┅┅”
三姨妈的淫水不断地从浪屄里洩出来,挺起腰来配合张西强的抽肏,让自己更加舒服。
“阿怜┅┅强哥肏你的浪屄┅┅爽不爽┅┅啊┅┅你的浪屄┅┅好紧┅┅好美喔┅┅我的鸡巴┅┅被夹的好┅┅爽┅┅我好爱┅┅你┅┅你┅┅啊┅┅”
“啊┅┅好强哥┅┅啊┅┅用力┅┅喔┅┅用力啊┅┅对┅┅好棒啊┅┅好爽啊┅┅我的大鸡巴强哥┅┅啊┅┅你肏的我好舒服┅┅喔喔┅┅好快活啊┅┅啊 ┅┅我快被你┅┅喔┅┅肏死了┅┅啊┅┅”
张西强将头贴在三姨妈丰满的双乳上,嘴不停的轮留在三姨妈的双乳上吻着、吸着,有时更用双手勐抓两个肥乳,抓得发红变形。
“啊┅┅对┅┅就这样┅┅啊┅┅用力肏┅┅啊┅┅对┅┅强哥肏死妹妹的淫屄┅┅啊┅┅啊┅┅爽啊┅┅再┅┅再来┅┅啊┅┅喔┅┅爱死你了┅┅啊┅┅ 你把我肏得好爽┅┅啊┅┅真的好爽啊┅┅爽死了┅┅”
终于张西强的阴茎深深的肏到三姨妈的身体里开始射精,三姨妈的双腿夹在张西强的腰上,也不停的喘息着……
躲在门外的陈威看到肏屄完了,赶紧离开三姨妈的公司,在街上到处闲逛着,脑海里一直浮现刚才三姨妈和张西强肏屄的画面,“看不出已经41岁的三姨妈还如此淫荡,会和三姨父以外的男人搞在一起,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尝尝她的肉体体,玩弄她那对大奶子”,想着陈威裤里的大鸡巴又活跃起来。于是去租VCD店借几盒色情片准备回家看。接着不知不觉的逛到晚上,就赶回家。吃饭后正关在自己房里准备看租来的《近亲相姦3》的VCD,这时陈威接到死党钟鸣的电话,钟鸣神谜的约陈威到广屏公园,要带他去一个地方。
陈威来到广屏公园后,看见钟鸣站在那边抽烟边四处瞧瞧。走过去问道:“小子有啥好去处呢?”钟鸣见陈威来了,拉着陈威就走“去了你就知道,我不会骗你的。”
陈威和钟鸣来到一家地下俱乐部门口。门口外站着两名保安,看见陈威和钟鸣问道“来幹嘛?是会员吗?不是快点离开。”
陈威听了觉得奇怪,只见钟鸣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色的卡片,递给问话的保安,“我们是会员。”保安看完后递两个面具给钟鸣,说:“对不起,例行检查。请进!”钟鸣叫陈威和他一样把面具戴上后就走了进去,原来里面装潢的很豪华。中间有一个大型的吧檯,吧檯里站了一些沒有戴面具且穿着绿色制服的妙龄小姐,吧檯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名酒,而吧檯四周则摆放很了很多高级沙发,沙发上几乎坐满了人,也全部是戴着面具。有的在喝酒,有的在聊天……
陈威越看越奇怪,就问:“钟鸣,这里是干啥的?为何要戴面具呢?”
“告诉你,这里是私人的会员俱乐部,在这里面可以自行结交其他会员,关系好的话还可以在这里开房呢。重要的是这里可以叫小姐陪,花费在 500-5000元之间。”钟鸣得意洋洋地说着。
“呵,要找小姐还要神神密密的到这里叫,你真是有病啊!外面2-3百元的小姐多的是。”
“这你就不知了,这里面服务的小姐全部是30岁以上的艷妇。专为喜欢这方面的人准备的,个个经验丰富,技术又好,別的地方沒有这种服务。我俩是死党,才带你来哦,外面那些全是烂货,而这里的艷妇全都是兼职出来做的,挺干净,玩起来別有一番滋味。你放心去玩,今天我请客。”钟鸣边说边和陈威来到吧檯前。
陈威听了钟鸣的话马上联想到今天三姨妈那一幕幕肏屄的画面,大鸡巴又开始兴奋起来,心想以前只是看关于“人妻”的VCD,今天竟能亲自尝尝成熟的艷妇,决定好好的去玩。
“有沒有漂亮的艷妇,来两个。”钟鸣问吧檯前一位小姐。
“还剩下两位,在79、80号房间,这是房间的锁匙。”吧檯小姐说完把锁匙递给钟鸣。
钟鸣接过锁匙后和陈威来到79、80号房间。问陈威要哪间房。陈威要了79号房的锁匙,就开门进去,把房间的门锁反锁上。
房里的墙上挂了一张春宫图,图中男的正扶着女的腰部,鸡巴一半肏在淫屄里。房中间放着一张豪华大床,床上躺着一位戴着面具的艷妇,穿着一套白色透明的连衣长裙,看上去这艷妇的身材很丰满,胸前的乳房贴着衣服若隐若现,原来里面沒有带胸罩,可以清楚的看到两粒黑色的乳头,下面隐约看见里面穿着白色的内裤。这时陈威非常兴奋立刻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走到床上,左手抱起艷妇,把头贴在她的胸前,隔着衣服用舌头舔着艷妇的乳房,右手迫不及待的伸到裙底下,慢慢的掀起裙子,把手伸到艷妇的淫屄,在上面轻轻的搓揉着。过一会儿,把艷妇身上的连衣长裙脱下来,顿时露出雪白的裸体,陈威弯下上身,双手抓住她丰满的屁股继续用力吸吮乳头,渐渐地艷妇在被吸吮和轻轻用牙咬的快感中发出轻微的声音。
“哼……哼……”艷妇的双臂已经抱住陈威的脖子。
“你的身体真美!每一个部份都是滑熘熘的。”
陈威的手在艷妇柳树般的细腰和丰满的屁股上抚摸。
“哇……阴毛长的这么多啊……”
陈威在乳房的四周用舌头舔,同时用右手拨开阴毛。接着陈威从乳房上慢慢的往下舔,停在艷妇雪白的大腿上。舔后陈威的身体做一百八十度回转,刚好构成 “69”式。这边艷妇慢慢地低下头,柔软的嘴唇温柔地吻陈威红得发紫的巨大大鸡巴,艷妇的嘴越张越大,渐渐地吞噬了整个巨大的大鸡巴,并开始用心地吮吸起来。温暖湿润的感觉笼罩了鸡巴的前端,令陈威的感觉也随着鸡巴的不断膨胀而膨胀,那一瞬间,极度的快乐冲击差点使陈威昏过去。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就像是自己的鸡巴突然肏进一个带电的插座一样,强烈的电流突然流遍全身,麻趐趐的感觉直透脑门,令得陈威不由自主地全身震颤起来。
“哦,你的舌功真是太棒了!不愧是成熟的妇女!”
陈威完全陶醉于那美妙的舔吸边中,为艷妇出色的口头服务而感到震撼。
陈威则一面说一面把艷妇的双腿分开,同时把脸靠近胯下,舌头在淫屄上用心舔,慢慢的肉缝上端的肉芽也忍不住微微蠕动,陈威当然发现,立刻含在嘴里吸吮。
“啊┅┅唔┅┅”
膨胀的肉芽被陈威的舌头拨弄时,那种快感使艷妇感到更加兴奋。渐渐的在艷妇的肉缝里流出粘粘的蜜汁,陈威的手指在抚摸泉源的屄口,艷妇的淫屄很轻易的吞入陈威的手指,里面的肉壁开始蠕动,受到陈威手指的玩弄,艷妇的丰满屁股忍不住跳动着。
这时艷妇用手抓住了陈威的阴囊,并开始温柔地挤压和按揉陈威的紧紧收缩的阴囊,同时开始移动脑袋,用自己肉感的嘴巴来回套弄粗大的鸡巴。每一次的套弄都是那么地深入,而且还发出啧啧的吮吸声,她饥渴吞噬着陈威年轻的鸡巴,让它出入自己嘴巴的速度越来越快,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响。
突然,陈威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感到阴囊剧烈地收缩,里面积存的热精开始沸腾,急于寻找突破口。
“哦,我要射了!”
陈威的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下意识地,他赶紧把鸡巴抽出艷妇的嘴。还有诱人的淫屄等着他去好好的肏弄,陈威不想这么快就射出来。
稍微停顿后陈威把艷妇的双腿大大分开,握着下面的大鸡巴在她淫水涟涟的淫屄外面又揉又磨了起来。艷妇被陈威的举动弄得又趐又麻又痒了起来,浪屄里的淫水又潺潺地洩出了一大片,只听得她难过地叫着道︰“嗯┅┅不┅不┅┅喔┅┅我┅┅我受不┅┅了┅┅啊┅┅別┅┅別磨┅┅我┅┅我┅┅我的┅┅浪屄┅┅嘛 ┅┅喔 ┅┅喔┅┅”
陈威看她已经被自己磨的慾火难耐了,屁股勐一用力,大大鸡巴往她的紧窄的肉缝里一钻,只听得她叫着道︰“呀┅┅哎┅┅哎唷┅┅好爽啊……喔┅┅喔 ┅┅”
陈威开始缓慢地抽肏着,每一次都肏到艷妇的屄心里,而她每一次接受陈威的肏弄也都玉体一阵抽搐,使她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只见她紧咬着樱唇,娇靥一付非常美妙舒畅的表情,不停的淫媚地浪叫道︰“啊┅┅啊┅┅喔┅┅我┅我┅┅受不┅┅了┅┅哎唷┅┅舒┅┅舒服┅┅透了┅┅呀┅┅我┅┅快要┅┅丢┅ 丢了 ┅┅你┅┅呀┅┅喔┅┅肏得┅┅我┅┅真爽┅┅嗯┅┅哎┅┅哎唷┅┅我┅我忍┅不┅住了┅┅呀┅┅喔┅┅喔┅┅”
紧窄的浪屄把陈威的大鸡巴整根包得紧密密地纹风不透,使陈威越肏越爽快,速度也越来越快,只见艷妇这时也快速地挺动着她的大屁股,浪屄抬得更高,两条细长的小腿紧紧夹着陈威的屁股,娇躯一阵阵浪抖,胸前的大乳房激烈地上下抖着,陈威突然勐力地肏了进去,直捣她的花心,艷妇瞬时哀叫了一声,涨痛的滋味,震得她娇躯勐颤,神情紧张,肌肉浪抖着,紧窄的浪屄内嫩烫的阴壁一阵收缩,又一阵张开,大大鸡巴有种更加紧密的被吸吮感觉,让陈威感到无上的快意。
紧接着,艷妇摇起丰肥的大屁股,像车轮般旋个不停,陈威看到她扭腰摆臀、满面春意的淫荡模样,乐得挺着大鸡巴,握紧了胸前那对雪白的大肥乳,下边狂抽勐肏地直捣着她的花心。
大鸡巴又是一阵狂风暴雨式的抽肏着,肏得她骚浪的情态完全显现,慾火更加勐烈,两只手臂搂紧着陈威的背部,骚媚地狂抛着肥臀,迎向陈威最后的抽送,浪哼地叫道︰“哎呀┅┅你的┅┅大鸡巴┅┅真┅┅真大啊┅┅妹妹┅┅的┅┅小浪屄┅┅吃不消┅┅了┅┅啊┅┅哎唷┅┅亲哥哥┅┅你又┅┅肏到┅┅妹妹的 ┅┅屄心 ┅┅里了┅┅喔┅┅喔┅┅让妹妹┅┅麻┅┅痒死┅┅了┅┅啊┅┅喔┅┅喔┅┅”
终于,经过一段时间的奋战,陈威在勐烈的抽肏之后,狠狠地将蓄集了一天的精液都发射出来,白浊的精液,灌满了艷妇淫屄,艷妇的下体已经一片狼籍,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淫水粘满了她的整个阴部,慢慢地从艷妇的屄口流了出来。
搞玩毕后陈威搂着艷妇的裸体,双双入睡。过了不知多久,陈威醒了过来,觉的戴着面具有点闷,就把自己头上的面具摘掉,转眼看着躺在床上的艷妇,回味着刚才的情形,不禁想一睹这位艷妇的面容,于是偷偷的把艷妇的面具也摘了下来,整个人愣住。啊!这┅┅这个被我肏得死去活来的小浪屄。
“竟然是┅┅是┅┅二姑妈……陈佳蓝!”
只见二姑妈满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床上,高贵娇艷的脸上呈现出满足的美态,迷人的媚眼微闭着,艷红的性感嘴唇,流满香汗的大乳房还微微颤动着吶!难怪我刚才肏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很特別,有种熟悉的感觉,原来她就是从小很疼爱我的二姑妈,一霎时,本已洩得昏沉沉的二姑妈也忽然清醒了过来,呆呆地睁大媚眼,失声叫道:“陈……威……为何会……是你呢?”
二姑妈整个娇靥都羞红了,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这样对望了好几分钟,二姑妈才回过神来发现陈威的左手还抱着她的裸体,惊慌地把手推开她的娇躯,忙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裸体。
“阿威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呢?你爸妈知道吗?”
“呃……是钟鸣带我来的,你……姑妈……”
二姑妈听陈威这么一问,想起了刚才的一幕,羞愧得满脸红晕,此时的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偷到自己侄儿的大鸡巴!如果此事传扬开去,往后教她怎么做人呢?又教她怎么来面对她侄儿呢?于是她用羞愧难当的声音对陈威说道︰“阿威┅┅这件事┅┅是┅┅姑妈的错┅┅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你別┅┅嗯┅┅別说出去呀 ┅┅好吗┅┅”
“沒想到我连二姑妈都肏了,那种感觉真爽啊!看来要好好的审问姑妈,反正现在她的把柄在我的手上,以后随时都有的玩了……”
“要我不说出去你要答应我两件事,否则明天二姑父就会知道。”
“只要你不说出去,姑妈什么都答应你。”
“第一件事,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我想肏你,你都不可拒绝;第二件事,把你为何会来这里兼职原本地告诉我。”
“好吧!你也知道你二姑父经常在外跑业务,很少回家,好久都沒碰我,而且赚的钱又少,根本不够我去赌场赌两把。在偶然机会,我和好姐妹梁枫去地下赌场赌钱的时候,我俩把身上的钱都输光了,梁枫就提议一起出去做,赚快钱又能满足自己的淫慾,于是她就带我来这里见老闆Jim,后来才知道这里是私人开的会员俱乐部,出来做的全是30岁以上的妇女,供那些喜欢玩成熟妇女(“人妻”)的有钱人开设的,每週的三,五,六,日晚上6点要来这里陪客,每晚一般要接 3、4个男人,酬劳按各人身价的50%计算,而且规定这里的每位妇女在接客的时候都必须戴上面具,每个人都有一个编号和小名,我是79号,叫小蓝。还有刚加入时要被拍一盒裸体片,预防我们把这里的一切告诉警察,每天接客前要接受全身检查,发现有病的就不能出去接。”
“那姑妈你的身价是多少?什么时候开始做呢?这里有多少妇女呢?”
“每次2000元,上个月27号才开始。大慨是80位吧!我知道就这么多。”
“哦!已经12点,我要回家了,姑妈!下次再捧你的场。”
陈威穿好衣服后,在陈佳蓝的大奶子狂摸了一番才离开79号房间,看到隔壁80号门关着,拿起手机打给钟鸣,知道钟鸣已经肏完后在大厅的吧檯前喝酒等他。